众彩网官网-众彩网官方网站

心说我就知道太守不会放过我啊这不还是问我了

  是,徐晃武艺不错,可要是再智谋超群的话,那别人可真都没有活路了。你让那些谋士军师都干什么去啊,所以是不是,不可能所有人都是那么强,又能文能武,文武双全的。像周瑜那样儿,能当武将能做谋士的,整个天下也没几个啊。
 
    徐晃是让兖州军士卒时刻防范着凉州军,生怕凉州军这个不按照常理去做的军队,整不好,哪个时候就来攻城了。但是一连三日,凉州军却是半点儿动作都没有,所以徐晃也是不得不纳闷,心说,这凉州军,王伉他们几人到底是要做什么?
 
    徐晃他确实是疑惑得不行,你说凉州军是为了让己方麻痹大意,放松轻敌,然后再给己方迎头一击,可是对方却迟迟没有动作。毕竟在自己看来,这都一连三日停战了,他们一直都是如此平静,难道说是要再等等,寻找机会?还是说,他们真就没准备如何?
 
    可是这个可能吗,徐晃都不相信,要说凉州军没有什么阴谋,估计他们自己都不相信吧,可是这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一连三天,凉州军是半点儿动静都没有,徐晃确实是不得不去多想。没办法,他是不可能不如此,毕竟与其像如今这样儿,他觉得还不如让凉州军来每日攻城呢。毕竟攻城那可是真刀真枪地去干,你说如今这凉州军做的。这却算个什么事儿啊。
 
    所以徐晃之后就想了个主意,就从凉州军停战的第四日开始。徐晃是派士卒,不间断地在城头齐声大声高呼,“凉州军是孙子!是乌龟!缩在壳里不敢出来!”
 
    类似的话,那可多了去了,最后连带着拐弯或者直接骂人,那当兵的吗,骂人的话可有的是,平常不一定都能用到。但是这个时候还别说啊,真是派上用场了。
 
    凉州军大营,此时士卒前来禀报,“报大帅,城头兖州军依旧是污言秽语,辱骂我军,辱骂各位将军不敢出战!”
 
    这时候。王伉、庞柔还有王平三人,可都是在大帐中呢,不过三人闻言,也不过就是苦笑了一下罢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说实话,在房陵城头的兖州军,那可是上万。就算这时候没有全出来,那也有个五六千,所以齐声大喊,那声音绝对不小。所以在凉州军大营这儿,王伉的中军大帐这儿。还真是能听见,尽管声音变得小了。但确实是能听到。这也是为什么徐晃让兖州军士卒大喊得原因,还不就是为了让王伉他们三人听到吗,所以才如此的。
 
    要说王伉他们三个生气不,当然生气了,可有几个被人骂而真是不生他气的人呢,说实话,有,但真就是太少太少了。至少王伉、庞柔和王平三人,肯定是做不到就是了。他们三个,其实一个脾气比一个不好,尽管听了兖州军士卒的辱骂,也是气得不行,是“气不打一处来”,但是他们却知道,这个时候为了己方的大计,必须要忍。你不忍的话,要做什么?
 
    去和兖州军交战?去强攻房陵吗,那只能是徒增己方的伤亡罢了,而这可也正是那个徐晃的用意所在,也正是他说希望的啊。所以你要真是忍不住,沉不住气了,直接带兵去强攻,那么恭喜你,你终于是中了人家徐晃的计,然后进入了他早已为你挖好了的陷阱之中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他们三个对于徐晃的举动,虽然都知道,都明白,但是就只能是强忍着,要不你还能如何,所以说除了忍忍忍之外,没有他途了。
 
    在士卒来再次来禀报的时候,王伉、庞柔和王平三人,也只能是苦笑了一下。
 
    此时就听王伉对士卒一摆手,然后说道,“知道了,下去吧!对兖州军的污言秽语,却是不必理由,告诉我军弟兄们,早晚,我军必破房陵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听了自己大帅如此有信心,无比自信的话,士卒也是受到了感染。是啊,虽然之前己方确实是战事不利,但是如今兖州军在城头辱骂,还不就是他们想让己方去强攻房陵吗,可己方不中他们的计,最后让他们无计可施,看看是谁笑到最后!
 
    不得不说,这个凉州军士卒想得倒是挺好,但是真想破了房陵,那可真是太不容易了!
 
   
 
    此时的南郑,太守府,就听门外有人快步跑来,“报太守,王伉将军帐下,王小四求见!”
 
    张既一听,他就知道,这是王伉从房陵派来的快马,在汉中,自己早就有令,战时快马不用通禀,直接就可以随便出入自己太守府,所以这不就来了。但是其人为了礼貌,却还是在自己门口这儿打了招呼,估计不是什么太紧急,十万火急的事儿,要不根本就顾不上去做这事儿了。
 
    不得不说,张既的分析还是不错的,可见其人确实是思维敏捷,不一般。从只言片语,从言行举止上,就能发现一些端倪来。
 
    放下手中的事务,张既便说道,“请进吧!”
 
    “诺!”
 
    王伉所派探马进了张既的书房,见到太守后。赶紧施礼道,“见过太守!”
 
    张既点了点头。“不必多礼,你是从房陵而来?”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如今的张既,他最为关注的,就是天下的两个地方。这第一,就是天下人都关注的,也就是荆州,尤其是荆州的江夏郡,自己主公带领大军在江夏作战。他当然是不得不关注了。
 
    之后,那自然就是房陵的战事了,毕竟是汉中本地的,所以张既可能是不关注吗。
 
    而且这两个地方,可以说排名不分先后,都是张既最为关心关注的地方,他当然是不会怠慢。
 
    士卒对张既说道。“回太守的话,正是!王伉将军派……”
 
    接着,王小四便把王伉他们三人要做什么,都告诉了张既,而张既呢,听着是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最后听王小四说完之后。张既对他说道,“好,王小四,你先下去领赏,我与各位好好商议一番此事!”
 
    “诺!多谢太守。小四告退!”
 
   
 
    王小四告退后,张既便让士卒去请阎圃他们过来。说要一起相商要事。
 
    没多一会儿,阎圃他们就都到了,坐下后,还是阎圃先问了出来,“不知太守找在下等人,是所为何事?”
 
    张既一笑,“是这样儿,王伉……”
 
    于是,张既就把王小四的话,给阎圃他们重复了一遍。他们听了之后,也是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其实要说王伉他们三人的想法吧,其实还是不错的,毕竟如今是人家占优,而己方不占优。那么用己方的劣势去对战人家的优势,你说己方能占到什么便宜吗?至少张既他们几人也不认为能占到什么便宜,至少暂时,就是这样。
 
    不过如果是单纯消耗粮草的话,那就不一样儿了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还是因为,他房陵,徐晃兖州军的粮草,不是小看他们,怎么能和己方,一个汉中郡相比呢,所以这个却是王伉他们用己方的长处来对付敌军的短处,那么这个徐晃兖州军就不会再占优势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在听了自己太守说完后,阎圃是直接就说道,“太守,在下同意,王伉三位将军想法甚好,至少如此一来,徐晃徐公明,却是讨不到什么便宜的!”
 
    说完,阎圃还高深莫测地笑了笑,让人不知道他到底是在想着什么。
 
    而张既闻言,点了点头,要说他当然也是同意,毕竟己方粮草这么多,怎么都是要消耗,所以与其在粮草里都发霉被处理掉,还真是不如就依王伉几人所说,用于消耗徐晃兖州军的粮草,这样儿的话,也许真就能夺取房陵也不一定啊。
 
    而这时候张既说道,“好,看来先生是同意的了!”
 
    之后他看向了杨任,问道,“不知杨将军以为?”
 
    杨任一听,心说我就知道,太守不会放过我啊,这不还是问我了吗。自己还能说什么,当然是跟着先生还有太守走了,要不自己也说不出别的来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杨任这人,他确实是没有什么太多的主见,这个是真的。
 
    不过他倒是和阎圃的关系不错,毕竟曾经两人都是张鲁的手下,而如今还是同僚,不过就是换主公了而已。并且杨任对这个阎圃阎先生,他是特别敬重,因为他心里清楚,阎圃是个真正有本事的人,哪怕在天下来说,可能是排不上什么号,但是在汉中这儿,却绝对算得上是首屈一指的人物,并且自己肯定是不能和先生比,所以杨任很佩服阎圃。
 
    所以如今一听阎圃同意了,而且他看自己太守那意思,也是同意的。所以他还哪敢说不同意。关键是他其实也是同意的,所以就听杨任说道。“太守,在下这也是赞同的啊!”
 
    张既点了点头,其实杨任的话对于他来说,还真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这么些年了,自己帐下的这么些人都有多大本事,自己还不清楚吗,所以真是,别想指望着杨任太多。因为指望不上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张既对着杨任点了点头,笑道,“好,既然杨将军亦是如此想法,那么王伉他们几人所想,便是通过了!”
 
    阎圃和杨任是赶紧点头,而杨任更是笑道。“那是,那是!”
 
    张既觉得好笑,不过作为太守的他,却是不好去嘲笑属下的,所以也只能是憋着了。
 
    最后张既对杨任说道,“既然如此。那么粮草事宜,就要拜托给杨将军了!”
 
    杨任一听,是有些微愣,说道:“太守,我这……”
 
    杨任那意思是说。我能做什么啊?结果距离他不远的阎圃便笑道,“太守是要让你去押送粮草去房陵!”
 
    杨任一听阎圃所说。他一下就明白了,敢情是让自己做这个啊,明白了。
 
    所以他是忙拱手对张既说道,“太守有命,末将定无不从!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